友善行人促发城市复兴:正兴街假日徒步区

发布时间:2020-06-22 | 作者: | 来源:http://www.tt153.com/info_183630.html

友善行人促发城市复兴:正兴街假日徒步区

大家好,先自我介绍一下,在下有一间店铺位于台南正兴街,贩售自己开发的衣服及台湾各处朋友们设计的物件,经营至今七年。由于十多年职场的累积足够的体悟,已经决定不让人生过得太压抑,所以并不汲汲营营于讨好消费市场,相较于小店生意上的事,更在意整体街区环境的理想与正确性。

这几年正兴街因为店家的团结,发起诸多逆世道价值的行动(例如:街区杂誌正兴闻,办公椅滑行大赛),意外引发各界瞩目,创造了观光价值,成为游客必访观光亮点。同时也随着人潮出现了交通上的问题,尤其是假日,一来一往双线约九公尺宽的街道上,汽车、摩托车、行人共同使用街道,相较之下行人处于弱势,受到机械力量强势的排挤。

让人苦恼之首,是频率极高的汽车违规临停事件。我经常走出店外劝离,这些待在车子内的游客驾驶人总是悻悻然的说:「停十分钟,买个XXX就走!」确实也是,行走江湖彼此求个方便没必要苦苦相逼,况且做生意的人以和为贵,消费者至上的观念还普遍瀰漫在社会之中,但这些违规临停消费者单纯从自身便利性的角度看不到的是,违停者可是一个接一个,套句古人所言,正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啊~

两年前,每逢假日我与邻居们便汲汲营营于在街头奔走驱离违停者,或在弃车违临的车窗玻璃上贴劝世纸条,曾经有一次遇到一位外国的年轻违停者,我用破英文请他离开,他轻蔑的指着其他的车子表示,你们台湾人也都这样啊!

累积这样的羞愧与愤怒到了某种临界点后的某日,与邻居们晚上吃姜母鸭动脑讨论出「路贼王」拍摄行动,几天后我们聚集火龙果农夫庄荣华导演、金曲歌王谢铭祐以及一帮店友,锁定违规临停超过20分钟的汽车,突击採访车主,颁发「路贼王」奖牌与超大型自製免费停车券给他,以黑色幽默引发内心的羞愧感,再把行动影片上传至网路试图产生反省涟漪,但终究有影无实,网路讚声一遍,眼前仍违停一波波没有停歇的迹象。

友善行人促发城市复兴:正兴街假日徒步区
劝世牌。
友善行人促发城市复兴:正兴街假日徒步区
劝世纸条及路贼王行动无法有效遏止车辆违规临停的问题。

之后我们决定一鼓作气採取最直接的禁断行动,偕同邻居店家们共同联署倡议实施封街徒步区,排除万难把超过九成的民意送入台南市府,经市府核心主管的认同,裁示经发局正式普查民意,调查店家、居民、步行的消费者、骑机车的消费者,综合取得多数人支持封街徒步的共识,依照表单调查决议于周末六日下午一点到六点人潮巅峰时段,在正兴街国华至海安区段试行徒步区,街区店家组成自治小组,担负起内部沟通协调、按时摆设封街街挡、临时状况处里等工作,试行三个月后评估成效,于2016年1月正式实施至今。

当时与主管机关台南市经发局开会时,主动提问「封街的装置一定要是三角锥及横挡桿吗?」反覆讨论后获得同意,由正兴街以自己的方式製作封街街挡,于是我们与创作人beat把街区店家老闆拟猫化的「正兴猫」图像放大输出成帆布,搭配西屹设计协助设计的防鏽铁框,组合成26座「正兴猫立牌」,每只猫有不同的招呼语,有的提醒封街时段、有的指引替代道路、有的主张行人路权、有的叮咛不要乱丢垃圾等等的公民街头教育,这样的创新设计除了有生活连结,同时意外製造了话题,让封街的效益随着游客们的拍照打卡以及媒体的採访快速地传递出去。

撰写此文的此时此刻,恰好是周末封街时段,我坐在柜檯内往每天擦拭的玻璃窗外看,来来往往的人们以步行的速度在我眼前移动,牵着小孩的爸妈、带狗散步的主人、轮椅使用者、缓行的年长者、自在划滑板车的邻居小孩、牵着自行车的旅人、金髮外国人⋯⋯,交叉错落移动于封街步行街区,人来人往却没有紧张感(用台语说没有「阿杂」的感觉更为确切),少了汽机车呼啸的引擎声,电动机具的霸道所带来的无形压力被法律抽离,整个环境舒缓下来,将近两年的周末时光,就是这样的画面让我更坚定推行徒步区的立场,绝对要持续,而且要扩大!

再把时间拉回準备要执行封街前的协调会那天,由于街区店家们平时已经非常频繁的在私密社团内、茶余饭后、酒酣耳热时讨论关于违停带来的困扰,对于推行徒步区累积足够的内部共识,会议上正要没有异议的通过时,一位迟到的店家匆忙入席,疾呼反对,理由是「他的客人以机车族居多,挡了就没生意了啦~」。几个月后的某天,我看这位店友的门口排起队来,内心为他开心同时也鬆了口气。

友善行人促发城市复兴:正兴街假日徒步区
虽然封街后少了机车族的直接消费,店家生意却没有因此变差。

现在我们一起以「事后诸葛」的口吻来探究其理,若是之前违规临停,佔完十分钟或更长时间的地利之便,入手战利品之后当然是潇洒扬尘而去。封街后得把车停好再来,既然停好了,有了「十分钟之外」的时间与环境所营造的闲适感,自然会多走多看几间店,知名店家的集客力加上徒步区的实施产生递延效应,雨露均霑。少了汽机车的无形压迫感,紧牵(抱)着的小孩的爸妈可以安心放手,专心地逛街排队吃冰散步,搭配听着从广场电线桿上的放送头播放出的音乐,心情轻鬆的驻足或移动在其间,这正是我们所设想并努力落实的友善行人环境。

几次封街协调会议上,经常听到居民有这样的说法「封街还不是为了让你们店家赚!我们反而比较不方便啊。」部分官员也抱持着「封街是为了促进繁荣」的观念,但我想再次呼吁,实施封街徒步区的主要目的并非是促进商圈的繁荣,而是营造舒服的环境,因为禁断了汽机车的霸道用路惯性,降低环境的危险因子,扩大行人的移动範围,环境的品质改善对居民与店家都好。

至于该怎幺对无法理解的反对方进行观念上的沟通呢?除了不断的在会议上或私底下强调目的之外,透过环境自己产生浅移默化的影响,则是缓而有力的对话。


每次周末来到,轮值的店家(丰发黑轮/布莱恩红茶/正兴咖啡馆/下町洋房)自主的把封街立牌搬至两端入口定位后,经常会看到邻居小孩把滑板车推出来玩,穿梭于摆放在路中央的立牌阵中,那个滑轮摩擦地面的声音伴随他们的笑声,是能连带引发人们愉悦心情的声音;平时被爸妈紧抱着的学步阶段邻居小孩,可以安然的放手在街上慢慢走;居住街区的长辈们可以安心的过马路或站在街头抬槓。

在这个徒步限定时段,彷彿大家门前有个庭院,这样的情景逐日逐日的累积,生活感便能慢慢渗透出来。更重要的是,部分原本习惯把自家车停在店门口的商家,在外头租了停车格,配合街区共识以身作则把车子停出去了。有一天一位邻店打工的大姊从我店前徒步经过,自从实施徒步区后,她也改变自己把摩托车就近停放的习惯,改停在海安路面上的停车场,再走路进来上班。

透过环境的条件设定,让邻居店友们的顺势改变生活习惯,虽然这样的例子不多,但每一个画面都形成力量的种子,伴着时间去研磨,将会形成善的循环。

正兴街区段周末徒步区实施至今近两年,接下来要延伸为国定假日也能一併封街,比照上次的经验,先内部群组投票调查,再把意见上呈至市府,这次委请区公所协助一关一关沟通,由街区组成的「台南市街区正兴同协会」担任执行单位,并为此拟订自我管理计画,政府各单位处里行政流程,街区协会处里现场实务。

经由这段时间的经验与观察所得,我们在管理计画中同时纳入「垃圾处置」以及「摊贩管理」的办法,由街区理事布莱恩红茶负责,希望结合封街徒步区的施行,提升街区的用路环境;我这边也并积极地向四方探询大众运输的连结,为原自用车旅客提供公共交通配套方案;区公所方面更主动提出空地认养的想法,设法为我们缓解在地居民及店家的停车需求所产生的压力,大家一起更全面的考量从徒步区为核心所衍伸的配套措施。

回想当初街区店家们在推行徒步区时,适逢登革热在台南肆虐,各个地区皆因为观光人潮的大幅衰退而苦恼,我们能在当时逢低进取沟通处里封街事宜,等到疫情稳定观光回潮时,街区徒步观念随水推舟而行,真是受到上天的眷顾为我们带来天外一笔。目前的第二阶段面对的考验更多,与便利性之间的拉扯对抗仍在持续,除了继续推进,也在心中暗自设想「台南旧城区徒步者天堂」的可能性,依照过往经验,努力去想用力去做,就会到达理想境地,那就乐此不疲的前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