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不掉还拼命买?小心,「囤积」其实是一种病

发布时间:2020-06-15 | 作者: | 来源:http://www.tt153.com/info_139891.html

丢不掉还拼命买?小心,「囤积」其实是一种病

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囤积倾向。你可能有一个杂物抽屉,里面装满暂时不想处理的小东西,也可能有一个杂物间,里面塞满用不着的电器、多余的家俱、不再翻阅的文件和不会再穿的衣服。但有一种人的囤积规模要大上许多,他们的东西可能多到让自己和家人无法在床上睡觉、在厨房做菜、在餐厅吃饭、在浴室洗澡,整间屋子最后只剩下储物功能而已。

他们是囤积者。在美国精神医学学会所出版的最新版诊断与统计手册中,过度的囤积行为被视为需要治疗的心理障碍。如果你的家人是购物狂、爱拿免费赠品、对还堪用的废弃物难以抗拒,又不愿丢弃任何物品,结果导致住处凌乱不堪,甚至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那幺他在精神科医师眼中,很可能是「囤积症」(Hoarding Disorder)的预备军或準患者。

囤积症的行为特徵有:难以丢弃、住处充满杂物、过度获取和缺乏自觉等四点。东西只进不出自然容易把房子给塞爆,可是受家人指责或被要求清理时,囤积者第一时间的回应往往是「我不觉得有哪里乱啊。」基于这样的认知,他们多半不认为家中乱象需要改善,也无法理解家人为何老是反弹,双方于是剑拔弩张,三不五时就为了物品而陷入争吵。

研究显示,大部分的囤积者在二十岁左右便出现囤积行为,四十岁以后症状较为明显,过了五十岁则渐趋严重,一来是年纪越大购买力越强,积累的物品也越多;二来是初老之人在处理杂物上,可能有认知或身体方面的限制,因此不自觉或非自愿地任其囤积。

不少囤积者会辩称自己是「收藏者」,但两者最重要的差别不在于家中的物品数量,而是这些物品对生活的舒适度有没有造成妨碍,会不会使住处沦为仓库。囤积者的另一项特色是单身独居者占了大宗,而且男性多于女性。此外,有不少囤积行为是由家族遗传所引起,因此父母爱堆东西的人,走上囤积之路的机率也较高。

那囤积者都囤些什幺呢?根据学者和整理师的经验谈,前三名包括:纸张、衣物和容器,至于废弃物、食物和动物也是常见的囤积对象,后三者尤其容易造成居住环境和卫生条件的恶化。只不过,囤积者大多不承认问题的严重性,以致最受困扰的其实是同住的家人,和离家后忧心父母健康及生活品质的成年子女。

对囤积者而言,捨弃物品是相当困难的。有些人爱物惜物,觉得丢掉浪费;有些人捨不得抛下「老朋友」,彼此间的羁绊太深;有些人对自己的记忆力没信心,害怕回忆会随着物品而消失;有些人则是对物品太有责任感,非得找到心目中最理想的接收者才肯放手。于是分离的过程每每充满了焦虑、压力和犹豫不决,而这正是囤积者倾向于迴避清理的主因之一。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研究指出,美国大约有百分之四的人口患有囤积症,光是当地就有超过一千万人为程度不一的囤积症状所苦。假使台湾的比例相仿,推算下来国内至少有近百万人受它影响,受牵连的亲友更可达数百万之谱。

囤积对儿童的身心伤害尤其重大,他们可能被杂物绊倒、受虫鼠叮咬,或因为屋内空气品质太差而引发气喘或过敏。失去功能的住处则可能令孩子三餐外食,或被迫在沙发上吃饭、睡觉、看电视、做功课。而父母与物品的扭曲关係,更使他们觉得自己的重要性远不如杂物或垃圾,进而导致自尊心低落,和焦虑、羞愧、沮丧等负面情绪,甚至在青少年时期出现轻生念头。

然而,囤积者并不是懒惰、骯髒,也不是爱物品更胜于爱家人,他们需要的其实是关怀和有效的协助。目前国外已经发展出能缓解严重囤积症状的药物和心理治疗方式,坊间有助于解决问题的资源也越来越多。因此,别再误解囤积者或是跟他们闹彆扭了,试着了解对方的想法、尽可能维持良好的互动,并寻求正确的化解之道,才是让他们愿意改变的良方。如此一来,家人们自然也能跟着受惠。

丢不掉还拼命买?小心,「囤积」其实是一种病
囤积者的房屋一景:失去功能的餐厅与隐没的桌面。
身边有囤积者怎幺办?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是清理教练

囤积者的行为特徵之一是缺乏自觉,在面对劝说或遭到投诉时,他们往往会否认问题。再者,他们认为把精神花在清理上是「弊大于利」,所以不太可能主动清理房子。如果想改善现况,首要之务就是协助他们找出动机,让做出改变比死守物品更有吸引力。

我们不妨问问囤积者未来五年的目标,或是接下来的人生规划。由于囤积者大多在五、六十岁之间,因此他们可能会回答:「我想早点退休」、「我想把身体养好」、「我想多陪陪家人」,而这时最有效的做法是反问:「你觉得一直花钱买不必要的东西,符合你早点退休的计划吗?」「你觉得目前的屋况能让你减轻过敏/不被杂物绊倒吗?」「你打算让小孙子在家里的什幺地方奔跑玩耍呢?」协助对方认清自己的行动和目标不一致,他自然可能考虑改变。

其次是让他们相信清理的目标可以达成。依据专家学者的经验谈,如果亲友愿意担任清理教练,会比光靠囤积者自行清理来得有成效,但他们如果同时出现忧郁、焦虑……等合併症状,建议还是先找精神科医师或心理师谈谈比较妥当。

一旦囤积者生出动机也愿意改变,请不要立刻指挥他丢东西,或是自告奋勇地要替他清杂物。与其贬低对方的「收藏」全是垃圾,不如说明囤积的负面影响,让他了解你的担忧。一味地批判或是趁机把东西统统扔掉,会让焦点变成双方的冲突,而不是替屋况寻求解决之道。以下是给清理教练的几点建议:

一,  让囤积者参与其中。清理的重点在于降低对方的居住风险、恢复住处的基本功能、让他们尽可能与未来的计划连结,而不是打造一间教练心目中的样品屋。双方充分讨论、一起作业,才能将清理之后故态复萌的可能性降至最低。

二,  帮助囤积者维持专注。研究指出,有近三成的囤积者患有注意力缺失症,因此在清理时很容易分神。教练最好能提醒对方不要同时看电视,或是请他放下手上那张图文并茂的旧传单。把眼光放在目标上,离目标才会近一些。

三,  提供必要的情感支持。教练不是监工,而是啦啦队。我们认为丢掉一个纸杯或一本杂誌很简单,但囤积者却必须经历一番天人交战。因此请具备同理心,别对他发脾气,而是要为他加油打气。

四,  不要替囤积者做决定。千万别说「把这堆报纸丢掉!」这幺一来,对方肯定会提出许多丢不得的理由,使对话陷入无解的空转。试着问他,「你觉得该怎幺做才能腾出空间呢?」这时对方反而会思考该不该把报纸送去回收。

五,  不要只出一张嘴。有些囤积者家当太多,只靠自己慢慢清理的话,很容易洩气并失去动力。这时教练要是能捲起袖子帮忙清运,对方会觉得十分窝心,并更加信任由教练所主导的整个过程。

六,  做好防护措施,设定工时上限。如果囤积者的住处太过髒乱,教练可能会面临过敏、感染、遭虫鼠咬伤等状况,因此做好防护措施是必要的。此外,在体力和情绪不胜负荷的情形下,最好别勉强自己撑下去。请接受改变是缓慢的,先把自己照顾好才有条件照顾别人。

七,  愿意提供额外协助。无论囤积者是购物狂或拾荒大户,请在陪同对方直捣大卖场、二手店或垃圾堆时,问问他「是不是真的需要?有没有收纳空间?会不会造成负债?」,这幺做将能有效地协助他抵抗诱惑。

至于要从哪里开始呢?最影响日常生活的玄关、走道、厨房、客厅…等地方,最该被优先考虑,重点在于一旦开始就要坚守同一个区块,直到清理完毕为止。请避免落入这里清一下、那里清一下的陷阱,那只会让人越整越乱。只要每天有纪律地至少清理半小时,而且拿起一样东西便立刻决定它的去留及所属分类,假以时日绝对可以看见成果。

书籍介绍

《囤积解密:用爱减量,告别杂乱人生》,方智出版

作者:Phyllis,身心灵书籍译者,着有《零杂物》一书。曾为二十几间房子做过室内设计,对人、物及空间的关係深深着迷。希望透过书写,传递让生活更轻盈、心更自由的讯息。最新作品《囤积解密》(方智出版),为华文界第一本探讨囤积症的专书。

每25人中就有一名囤积患者,连带全家和邻居受到影响,绝对值得了解!你怀疑自己是囤积症患者吗?你受够家人「收藏」的杂物了吗?责怪并不会让你获得自由。Phyllis 亲自为你卸下困惑,明白自己并不孤单,重拾人生。

丢不掉还拼命买?小心,「囤积」其实是一种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