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三城记】死海漂浮与对话贝都因人身体与灵魂都该体验一回

发布时间:2020-06-12 | 作者: | 来源:http://www.tt153.com/info_116928.html

【以色列三城记】死海漂浮与对话贝都因人身体与灵魂都该体验一回

【以色列三城记】死海漂浮与对话贝都因人身体与灵魂都该体验一回

从台北飞香港转机至特拉维夫,再搭2个多小时的车来到死海,十几个小时的折腾,不下海简直对不起自己。我不知道别人对死海是否有神秘的想像,至少我是有的,我设想过这个浓度超高的盐水湖,四周瀰漫梦幻神秘的气息,最好还有骆驼缓缓经过。

等到车子停妥,导游丹娜告诉我眼前的「NEVE MIDBAR BEACH」是死海北部的私人海滩之一,又叮嘱了几个注意事项后,便领着我们买了门票进去,这时我才有时间细细打量周遭,好吧,之前的幻想完全破灭,这就是个海水浴场,周围设备也差不多,不下水的话,可以在草地上烤肉野餐,再不然还可以逛逛以死海6CE5为主题的伴手礼店。

在死海北部的「NEVE MIDBAR BEACH, NORTH DEAD SEA」,将岸边整理成绿地,以色列人喜欢週末携家带眷来这里,对着死海美景烧烤玩耍。死海就像一个大型海水浴场,只是风平浪静了点。死海边有供人拍照留念的骆驼。度假区内还开了「AHAVA」,可以买很多死海泥做成的保养品。

混在一群美国观光客中换好了泳衣,走下阶梯到了死海边,越过有点刺脚的石砾,才能下到死海岸边,但感觉起来,就是跟其他地方有些不同。我先伸出手摸了一下,死海的水并不冷,再舀起一滴略舔了舔,马上舌根发苦,立刻想起丹娜的再三叮咛,眼前的死海虽然叫做海,其实是个盐分超高的内陆湖,一般海水的含盐量是3.5%,死海的含盐量却是23%到30%,等于是一般海水的10倍,务必小心不要弄到眼睛,不然应该会疼到想死。

也因为含盐量超高,鱼类无法生存,但另一方面也因此蕴含大量矿物质,在死海湖岸边与底部挖出的死海泥,也以丰富的矿物质着称,据说护肤的效果奇佳。

很多人来死海边上做日光浴,虽然轻鬆惬意,动作却不能太大。管理员不时在水上划桨维持秩序,以免有人失控飘到约旦去。

突然间,我发现刚刚隐约感受的不同在哪儿了,这是个相当安静、小孩不多的海水浴场,大多数人都是静静地浸在水中,偶尔有人游泳,游的也是蛙式,而不是会溅起水花的自由式,泡水泡得无聊了,就到岸边挖一点黑泥起来,自顾自地敷在身上,整个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成人专用的大型护肤中心。

既然来到这里,当然要入境随俗,体验一下漂浮的诱惑,我忍着脚底刺痛,脱鞋踩着石砾入水,扑腾几下后,便放胆让自己平躺在水上,很快就适应了,慢慢地还可以一边漂浮一边移动,一不小心还会飘得太远,岸边有管理员一双鹰眼盯着大家,不时还划着立桨过来维持秩序,就怕有人一飘就飘到了对岸的约旦。

当我感受着自己的浮力,泡得灵魂出窍时,一群来自地中海岛国赛浦勒斯的男人一边徒手挖着岸边的黑泥,一边说笑着加入漂浮的行列,我顺手把自家杂誌丢给其中一人,没想到不识中文的他翻得津津有味,让一对以色列父子看得发笑。爸爸说,他小时候的死海高度有对面小山头那幺高,近年死海水位每年下降一公尺,让他忧心死海乾涸,小孩长大就没法享受这种自在漂浮的乐趣,所以一有机会就带儿子来玩。

这位赛浦勒斯男子应我的要求,体验在死海漂浮中阅读《》的乐趣。在岸边可徒手挖掘死海泥,质感有如黏土。即使是一群大男人,也把全身涂得黑漆漆的,说是对皮肤很好。

另一位专程从瑞士飞4小时来到这里的游客则说,死海的水越来越少,是以色列人的一大难题,他们也想从别的地方运盐水过来补充,但又担心水的构造会改变,因为死海水有非常丰富的矿物质,还有很多可以应用在工业上的物质,所以从一方面看是需要补充死海的水量,但从另一方面考虑又不是太妥当,要维护死海其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Royal Hotel Dead Sea」位在死海南边,算是规模颇大的度假饭店。因为是犹太的安息日,清晨的饭店大厅渺无人烟,尽是闲适氛围。客房落地窗可饱览死海景观,宽敞舒适。自助餐厅里挤满来过安息日的度假客。大块牛羊肉配蒸製粗麦粉Couscous便是一顿以色列人的大餐。安息日无人服务的早餐,早已摆上中东式甜点,滋味颇似花生酥。

离开沙滩,车子往南行,来到度假酒店集中地,这里同样面对死海,不过是人工填出来的海,岸边是一大群沿着死海建造的度假饭店。以色列人到死海度假的方式跟日本人住温泉饭店很类似,通常是一泊二食。我们入住的这家「Royal Hotel Dead Sea」,房间很宽敞,落地窗外就是死海景观,一楼还有大浴场和SPA。

办好入住手续后,如果有时间,可以预约死海泥SPA,脱光衣服躺在SPA床上,有阿姨提着一桶温热的死海泥进来,倒在你的身上抹匀,再包上保鲜膜,过程挺粗暴,可效果挺好。之后再进餐厅享用豪华的自助餐,这顿饭菜色包山包海,还能够尝试各种犹太特色美食,吃饱喝足,就可以一夜好眠了。

在死海边住一晚,隔天可以一早起床欣赏死海日出,也可以留在饭店一楼的大浴场,享受死海Jacuzzis的滋味,感觉跟到日本北海道住大型温泉旅馆有些类似,能泡得浑身鬆快,只是水鹹了好多倍。

饭店SPA内的大壁画有罗马浴场的Fu。饭店引入死海水,打造有如温泉会馆的空间。在饭店里就可泡到死海水Jacuzzis。死海南边度假区聚集了40家以上的度假饭店。死海的日出,是从约旦那头的山后面跳出来。

不过好动如我,绝对不能放过逛沙漠的机会,导游丹娜帮我们预约了一台冲沙吉普车,车子如约来到饭店,司机兼嚮导阿里热情地跟大家打招呼,他是一名贝都因人,这个常在国际新闻中出现的名词,是一支生活在沙漠里的阿拉伯人,也是游牧民族,此时就近在眼前,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虽然阿里已经定居城市,不再是逐水草而居的游牧民族,但他没丢弃祖上传下在沙漠生活的技能,车行至死海沙漠中,他教我们怎幺从动物脚印辨别物种,看到竹子就知道附近必有淡水,举目望去,圣经中出现的垂丝柳树、路边不起眼的大岩石,都是贝都因人获取盐分的来源,有趣的是,贝都因人称讚女孩漂亮,也是用「Salty」这个词,可见盐对他们多幺重要。

我的沙漠嚮导阿里是贝都因人,自小生长在沙漠里的游牧民族。阿里指着脚印说这是努比亚羱羊路过的痕迹。阿里说,用你的舌头舔舔看,就知道沙漠里的岩石都是死海盐的结晶。搭上阿里的吉普车,就可以闯蕩沙漠,偷学一点贝都因人求生的技巧。

我们在沙漠里奔驰半天,终于再回到死海畔,阿里停下车解释说,这条路是用死海挖的泥沙筑成,可一路通到约旦。我听犹太人丹娜与贝都因人阿里用希伯来语交谈,忍不住发问,原来住在以色列的阿拉伯人,大多能说流利的希伯来语和阿拉伯语,双方交流无碍,虽然彼此族裔、宗教不同,可也能达到某种默契与平衡。

这几日,我从海港、山城移动到沙漠,看遍美好风景与风景中的人,人间的冲突还在继续,唯有爱与恩慈能消弭一切。

吉普车奔驰在死海沙漠中,苍野茫茫,四顾无人。冲沙飙车,非常快意。停车观看死海岸边的盐结晶。吉普车从沙漠开到死海中的道路,阿里说,这条路往前一直走,就是约旦。NEVE MIDBAR BEACH, NOR网址Royal Hotel Dead Sea地址:Ein Bokek, Dead Sea, Israel电话: +972-8-668-8555房价:双人房694以色列谢克尔起(约NT$5,818),含早、晚餐。备注:SPA开放时间为08:00〜19:00,其他疗程需预约。吉普车沙漠探险之旅资讯:可请饭店帮忙预约,每车2小时游程约750以色列谢克尔起(约NT$6,375),每车可搭载7人。以色列旅游资讯签证:台湾旅客持有效期6个月以上护照,可免签证入境以色列。汇率:以色列谢克尔(NIS)1元约可兑换8.5元新台币。时差:冬令时间慢台湾6小时,夏季慢台湾5小时。气温:以色列1〜2月均温约在摄氏5〜18度,春季均温约16〜24度,是最适合旅游的季节,夏季气温有时会达40度,秋季则介于16〜40度。航班:国泰航空自开闢全新的香港至以色列航线,每週4班、9〜11月旺季时增为5班,皆使用全新的空中巴士A350-900超广体客机,台湾旅客可从桃园搭机1.5小时至香港转机,香港至以色列航程约12小时。查询网址